夏蝉噪的欢,也许是知道夏日将尽,不就便会寿终正寝,抓住最后的时光在尽情狂欢。
躺在屋内,时不时有穿堂风吹过,看着空中游走的浮云,那么近却又那么远。
天很澄澈,一切都是那么的明丽,怎么也看不够。

评论

© 菰蒲深处 | Powered by LOFTER